失眠怎么办

嗷嗷嗷耶耶耶~(舞动)

刀剑乱舞随笔1之鹤丸跑腿篇

概括:一个鹤丸春节(?)回去收到长辈攻击的故事(?)
乱写的,和朋友聊天时的脑洞,没有考据。

正文

烛台切光忠(给鹤丸国永递茶):话说回来鹤先生,三条家的岩融先生也回到本丸了呢,这下三条家的刀都回来了。

鹤丸国永(接过茶杯):是这样没错,你是不是又要叫我做什么了?

烛台切光忠:真不愧是鹤先生。你也知道了,以后大家都是同伴了。到了现在我们也没有和三条的大家打过招呼。(拿出精致的点心盒放到矮桌上)我想拜托你送过去。

鹤丸国永:哦?(挑挑眉)

烛台切光忠:(解释)毕竟你和三条家的各位认识。

鹤丸国永(笑):光忠啊,我可什么都没说。刚才我只是在想如何给他们制造一个大惊喜——!

烛台切光忠:啊,鹤丸先生,请记得礼貌点——

鹤丸国永(迷糊地答应):我知道了!

(烛台切光忠看着拿着食盒离去的鹤丸国永,叹
了口气:能安分点就好了。)


啪——!

(猛地拉开三条家的门)鹤丸国永:五条家的鹤丸国永——怎样吓到了吗?

(在室内,石切丸正在一旁整理着杂物,今剑黏着刚到来的岩融讲着本丸里的趣事,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一个在喝茶,一个在打理自己的毛发。看来他们已经用行动回答鹤丸国永的问题了。)

石切丸:啊,鹤丸先生。你怎么来了?快进来吧。

鹤丸(摸了摸鼻子):嗯,光忠说你们三条家全都到齐了,让我来跑个腿送礼物(掂量了一下点心盒)

今剑:啊~这次是什么!是好吃的吗!(啪嗒啪嗒跑向鹤丸国永)

鹤丸国永(笑着一边把食盒递给今剑一边在他身边坐下):嗯。是光忠亲手做的点心——啊,你说,这次?难道我不是第一个来的?

今剑(抱着食盒点头):嗯!一期哥哥带了他的弟弟刚才送了我们很多小礼物~

鹤丸国永:哦!光忠的料理超好吃的。我敢打一百个赌你们会喜欢的!

岩融(大笑):你是鹤丸国永?之前见到你明明还是个小白团子!现在长长了

鹤丸国永:嗯。纠正一点,我是长大了而不是长长了,现在都过去一千多年了啊。

三日月宗近(眼里带着笑意):嗯。说起来那时鹤丸还才到我膝盖,现在跟我差不多了…

鹤丸国永(有点不好意思):的确如此……

小狐丸(笑):不知兄长大人记不记得,以前鹤丸刚来我们家时看我的毛色是差不多的白色,于是就把我当做母亲了。整天跟着我母亲母亲地叫,很久才纠正过来呢。
(三条家的人都笑了起来)

鹤丸国永:(懊悔)…啊!…还有这事?!

三日月宗近:嗯…我有印象了。以前鹤丸喜欢爬树,从树上摔下来幸亏我接住了。然后——

鹤丸国永(小心翼翼):然后…?

石切丸:看到你之后吵着要和这个好看的姐姐成家。对吧?

鹤丸国永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三日月宗近:哈哈。是这样。
(三条家的人再次笑了起来)

鹤丸国永:啊对了……!我突然…想起一件事——光忠还要叫我回去帮忙呢,我先回去了?

岩融(爽快地按下想要起身的鹤丸国永):这可不行,我们那么久不见了,叙叙旧吧!小时候你可行了!

鹤丸国永(有气无力):谢谢夸奖啊…

(时间一晃从早上到了下午)

烛台切光忠(看见鹤丸国永拉开门一鼓作气地坐在榻上):鹤丸先生你回来啦?怎样,有好好传达吗?

鹤丸国永(生无可恋):嗯……

烛台切光忠:那就好。(看着鹤丸国永颤抖地拿着茶杯又松手摔到桌子上)啊!鹤丸先生——你怎么了?!

——END——

评论

热度(18)